LifeStories / MilkShakism · 2023-10-06 3

富士摇滚刺客背包

我想买一个新背包。半通勤、小半徒步和骑行,需要稍微有点背负系统的意思但不必专业,需要放一个MacBook 13寸,需要稍微收纳,高度小于50cm,厚度 20cm最好,容量 20L,自重别到 1kg,价格再议。

截止到 Fuji Rock 之前的调研结果:Osprey metron 24 ,它还是有点重 1.25kg,有点厚 28cm。

我怀疑没有这样的背包。

Fuji Rock 2023

第一次参加音乐节就和王老师去了 Fuji Rock。其实我也曾经买过两次草莓音乐节的票,一次主要为了曾轶可,一次主要为了李志。不巧的是两次都因为台风天被取消了。音乐节在我生命里也没有特别的位置,不去就去健身房注定快乐两小时。但我喜欢听歌,我通过让王老师推荐摇滚歌曲(摇滚歌曲:))而拉近跟王老师的距离。王老师说哪吒吧,七八点,腰,超级市场,草东给不起,什么给不起的,给得起,给得起就是王老师看得起。然后又一个夏天,我把橘子海发给王老师听并且得到了她的嘲笑。直到前几天我解释了我当下的感受:我在食堂吃饭,一阵闷热,到车上开上空调,打开车窗,看见了白云,吹着小微风,舒爽哼着

Nobody come to feel my soul

We’re traveling home

王老师前方发来短信说,你不觉得这歌似曾相识吗?

Yeah,当王老师富有逻辑的大脑开始运转,得溜了溜了。

知道 Fuji Rock 和 Summer Sonic,对他们的直觉好像知道它是厉害的,只是一种播客圈都疯了的,那些洋气的人(潮人)一定要去的地方。「哎我都想去,去哪个呢?」王老师咗着电子烟,搜着摇滚档案,看着她仿佛我,找到了某个数据库刚好可以验证自编算法的合理性,说,这个网站,就是牛逼啊。

在看过乐队列表之后,我想去 Fuji Rock,因为即使没有在意的乐队,也有山水,我,士大夫精神的文人,还是爱山爱水的。

紧握回东京的方向盘上,车里没有放夜车,一口气 200km 开到了凌晨四点,我不知道我在干嘛。天刚刚破晓,我们刚刚睡着。

北极狐和企鹅是好朋友吗

我发现每一个来 Fuji Rock 的人在接下来的一年内,都要在东京巡演,Gogo Penguin 也不例外。我发现每一个来 Fuji Rock 的人都背着背包。

我的上一个背包跟我在一起五六年,陪我爬过所有的山,除了没带背包不算。它自重很轻,五六百克,最喜欢外层无拉链的口袋,我通勤就把Kindle插在最外层,那一层口袋还有遮阳帽和一些纸巾。很多次好心人提醒我拉链开了,我说谢谢你它就这样。是我能感受陌生人好心的口袋,我最喜欢它。

除此之外,第二层有内胆放13寸电脑,第二层剩下的空间给A4论文以及电源适配器。第一层放随身数据线等基本不用的玩意儿,但一旦需要就是非常紧急的使用,因此为了紧急而不得断舍离,夏天还会塞一件防风。外层手提处有一个拉链口袋,放钢笔、口喷、口香糖、薄荷糖、AirPods这种随手需要又比较贵重易丢的小玩意儿。左右两侧也别有洞天,左边,也就是背着包时候的右边,放一个iPhone充电头和 MagSage 充电板,聊胜于无;背着包时的左边,是我习惯拿水杯的姿势,放过很多个水杯。关于水杯还可以再讲十分钟,以后再说。

结果这些年的磨合,每一个场景我都带着它,说道为何要换书包,那就是背部已经被我磨破了,直立系统也被破坏,背着我 腰疼。想到风烛残年不被需要大概就是这样的吧,一种残念。

从 Fuji Rock 回来后,睡到中午而已,因为有了灵感和我不断的提不断的提,王老师陪我酷暑寻包。好不夸张原宿整个都走过一遍,四个 North Face,两个 Arcteryx,哥伦比亚,神秘农场,Patagonia,都没辙。快要放弃之时,Patagonia 店员推荐了FJALLRAVEN。于是我跟王老师吹牛说,商业就是这样(一个播客,请移步小宇宙进行收听)好像提到过 Patagonia 店员素质的培养和不打扰顾客的核心思想,只在必要时进行专业推荐。我只能说,专业就是这样。我们下楼,看见了这个牌子,我说啊,就是这个啊。我第一次知道这个牌子是著名的电视节目,爸爸去哪儿。我说这咱就不看了吧,王老师瞪了我一眼,我说行,来都来了。

下楼,走到对面 FJALLRAVEN,店员在打蜡,王老师自顾自看着背包,我想着爸爸去哪儿谁背来着,好像是刘烨和儿子。突然王老师说,老师你看这个怎么样。

这款非常竖直,简单,有点背负系统,口袋合适,当我问 13 寸电脑能不能装进去时,店员为难了。她竟然为难了。不是没有内胆层,是怎么会有背包有内胆层不能放13寸Mac呢,背包失格啊。但如果是一款狩猎包,内胆层时为了放水袋,还配备了吸管口,那是不是就不必13寸电脑尺寸了呢。是的,太酷了,截止到目前,除了不清楚背包的内胆层能不能放得下13寸Air,其他我都很满意:

  • 羊毛的背带和背板,吸汗不臭
  • 左右侧边口袋,一个放水杯,一个放 Kindle 都稳稳当当还能调节直径
  • 同上一个背包的优点

于是跟王老师说,咱回家拿电脑来试一下。王老师看着我说,那把背包直接背来,看所有的东西能不能放下,背起来舒不舒服。我望了望酷夏的日,擦了把汉,说好。就这样回家睡大觉,睡到四点,爬起来又来到了原宿的街,这回骑车来的。

到店也只用了五分钟,买单走人。走之前了解了一下这款背包的防水性,买了一块 Wax,是这样的道理:将蜂蜡和石蜡混合,涂抹在织物上,并用吹风机加热,使蜡渗入到织物中。涂蜡后的面料具备防水防风性能,而且更加耐磨损。

至此,我的背包就换掉啦!

我还有一个发现,Fuji Rock 没有人背这款背包,店员说店里只有一个。但 Gogo Penguin,Fuji Rock 之后就有很多人说喜欢。我最早说因为枪枪知道的 Gogo Penguin,我喜欢听他们因为从中听到了富有秩序的函数,不乱,专心,佛说第一次触摸最接近佛。

尾巴

我跟周围大多数人沟通会不那么顺畅。我习惯认为别人跟我有一样的背景知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顾自的说话,伴随着假设别人知道我隐喻的无聊的细节,比如我拍的某束花,我在看的某本书,沉浸如我,也假设别人在一旁陪我沉浸。

我需要 Fuji Rock 的背包调研,Patagonia 店员的随意推荐,临门一脚王老师说去看看,才找到这一只狩猎背包。

我需要空无一物,心随万境,而且王老师不断背书,才能慢慢搭建友谊互信的桥梁。

基于科研共同体,确实科研是这么做的,习惯了;基于背包的基本功能,确实富士摇滚刺客背包是这么找的,找不到不罢休。现在我不怀疑有这样的背包,我也不怀疑我大多数外部沟通是鸡同鸭讲,但王老师会帮我的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