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_World / LifeStories / MilkShakism · 2023-12-28 3

片刻沉浸

看完 macOS 快捷键

最近在 UTGD 看到了关于 macOS 快捷键设置的文章,引导我去了解为什么键盘会有option shift cmd 这种不同的修饰键。文章的逻辑层级非常清楚,从原子到万物啊说的是道生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话说出去,我看别人的逻辑一直以来都有障碍,只有按照自己的操作习惯想一编,再操作很多编,才能成为自己的方法。

原文中针对 Magic Keyboard 设置了 cmd、hyper、小hyper 等层级快捷键,分别对应cmd按键,全部四颗修饰键,以及 Magic keyboard 左下方三颗修饰键。不过我最近开始使用 HHKB Studio,本身的键位跟 Magic Keyboard 不一样,比如左边最下面只有两颗修饰键 opt+cmd。因此回顾了 macOS 官方给出的快捷键 shortcut 文档,根据方便肌肉记忆的核心思路,将这个思路应用在 HHKB 上,设计了五个层级的快捷键。

第一层级可以是 cmd + 万物,这没什么特别的。

第二层级 opt + 万物。在 HHKB 上 opt 是最左下角小拇指可以够得着的按键,有一点相当于最右侧的 Fn 键,这么物理空间的镜像类比在很容易记住。例如打开 Alfred 也是 opt + space,就不再赘述。但需要注意的是去系统里,找到有 opt 单独使用的场景,我没找到。

根据字母和数字进行第二层级的细分。

首先,第二层级第一类是 opt+字母。例如 spectacle 上的应用,分配屏幕空间,因为字母分配空间较大,可以当成一部分二维坐标的功能,例如 Hum 在原文中提到QWAS 的四象限分屏法,而我的左右分频有点不一样,我用了 HHKB 「、;‘ 这四颗键作为上下左右分屏幕,这样右手单手操作也可以实现分屏,即右侧 opt+ [/;'

另外还有两个特殊的 opt + z 代表屏幕中(Z)间,opt + x 也就是 Z 右侧的按键,代表全部屏幕,也是利用了键盘的坐标思路。

第二层级第二类是 opt+数字,应用在例如 CleanshotX 这种第二多使用的工具,

偶尔会与莫名其妙的冲突,那么推荐用 Cheatsheet 查看当前窗口快捷键,修改快捷键。

第三层级是 opt+cmd+万物。在前一层级的基础上加上 cmd 按键,可谓递进功能。比如前面用的 opt+字母+cmd 在 spectacle 可以递进为不常用的增大屏幕和减小屏幕:

再比如 opt + 数字 + cmd 在,这个功能其实已经被 Safari Bookmarks 占用,那么可以设置 opt + 1 + cmd 用作 Pinboard 添加书签等快捷操作,当然如果你用 Pinbard 和书签这项古老的工具的前提下。

虽然在系统偏好的快捷键里不常用到 opt,但跟 cheatsheet 一对照,会发现 opt+cmd+字母 还是被系统占领了一部分,例如自动打开 Dock 功能,我不常用还常常误触,所以关闭了 Dock 自动开关的快捷键,给以后 opt cmd D 留个空位。

第四层级,是HHKB 改键。非必要不改键,这是改键原则第一条。

HHKB 改键工具是自带的,安装 HHKB studio Keymap Tool,得到下面的界面。

案例一:将 HHKB Studio 下方正中按键功能改为满屏。这是个直觉型的改键首先我不用 F2 这颗功能键,那它又正好在所有键盘绝对中间的位置,那么它就可以被改为满屏。那么在动手之前,需要自己想好目标快捷键是什么,比如我采用了 opt+m 解释为「满」的意思,而且它在字母键盘右下方最后一个位置,右手小指和无名指也能单手操作。

方法:首先将目标快捷键分配给正中央的按键,然后去spectacle将目标快捷键设置为满屏功能。

用数据线连接 Mac 和 HHKB studio,然后打开 HHKB studio Keymap Tool,点击 Edit the keymap,接着点击下方 shortcut 字样,再次点击上方键盘最中间的按键,接着 write to HHKB,示意图如下:

第二步打开spectacle,将此处的 Center 改为 opt + 满:

这样做的好处还有对应 opt + 中 的居中功能,有时这两个功能的场景比较类似,也就是将当前窗口拿到最中央,再需要的时候满屏幕。这样左手单手 opt + 中 Z 可以至少实现一部分满的功能,至此,无论是左右单手,还是右手单手,以及一根指头都可以快速实现目标屏幕在你实现的 C 位。

案例二:将 HHKB Studio 下方正中间的按键改为 Hyper 键,尝试 Hum 原文提到的思路,从而实现与系统完全不会冲突的快捷键。

方法:烧 shift+ctr+opt+cmd 快捷键为 Caps 键,并且放在 HHKB Studio 的正下方,取代原来的 Fn2,此时烧进去的 Caps 既可以实现大写,也可以替代 shift+ctr+opt+ cmd。

但是烧进去的快捷键不被 spectacle 认可,而且 Caps 本身的功能还在,这时就会有冲突,遂扔下这颗 hyper 键。

第五层级,虾兵蟹将,包括被系统占据大半的 ctr shift 以及相应组合键。

基于从小的习惯,我想大部分人跟我差不多,对ctr和shift其实已经产生肌肉记忆,比如现在你去切换键盘输入法,是不是瞎蒙一阵也能切换,那这种随着年龄增长的非目的性快捷键,还是陈年的好。比如,shift就按照普遍意义的系统用法,主要实现按键上方区域表示的功能,以及与ctr一起作为 macOS 的常年候补队员。也正是由于在系统中经常用到 shift 和 ctr,我才在第二和三层级里使用 opt 这个不常用的按键。

最后一部分,方向键。HHKB 的朋友们,你们是怎么设置方向键的,没设置之前小拇指它疲惫吗?原装是 Fn+;'[/作为上下左右,这样你的右侧小拇指会很疲惫,手指有它的用处。然后我采用了把右边 cmd 作为 Fn 的代替,

现在有两个方法实现这个方法,首要推荐HHKB 自己的改键工具。或者通过Karabiner-Element修改键位。前者属于原装,界面一目了然:

后者是通用型改键工具,如果同时使用着其他键盘,例如 Magic Keyboard,那么一起修改则会更加方便。

右手拇指比小拇指鲁棒性强多了,键盘和五个指头之间的关系需要平衡,我想起来人和秩序关系的国家问题,要么自己内心调节,要么学习更多技能通用解决。通过 HHKB 改键我们知道,这挺难。

四个侧滑长条可以当作长按方向键,当我在 Ulysses 里写文章的时候,配合打字机模式刚刚好,

需要专心,但不必精准。

尾巴故事

我觉得故事是这样发展的。很久很久以前,为了使得键盘输入效率提高且美观,HHKB 推出了独特的配列,包括取消方向键,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程序员的 Vim 编辑器有光标方向键。然后在稚晖君自制键盘「翰文」的中央区触控板启发下,李楠结合了对称的 HHKB 配列和翰文的触控方向键,制成了怒喵 Angry Miao 65 Less 键盘。然后 HHKB 在今年推出了我正在打字的 Studio。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周四下午,我骑车去有乐田丁Yurakucho的B8ta Tokyo 摸了一把刚出的 Studio,毅然决然带它回家,让王老师送给我作为圣诞礼物。王老师好奇的问我,为什么买这把键盘,我说原来我觉得为一个没有方向键的键盘花两千有点过分了,但现在它集成了 Thinkpad 小红点和左右鼠标按键,增加了纵横侧滑功能,它已经不是一台键盘了,而是一台综合输入工具,经过思考的配列、功能丰富,还兼具了机械按键的回弹按摩和对称外观。再加上圣诞节到了,你说呢。王老师说好。

好的工具会让我重新审视做事逻辑,想写点实在的博客,跟公路车一样,HHKB Studio 也是我的好朋友。

山手线

最小时候我妈教我骑车 膝盖老破

后来我问我妈为什么不保护一下

我妈说大家都那样学骑车哎 不像现在

小时候听到了忍者 心里想问也不知道问谁

山手线是什么 是不是一个特别特别古老的山

然后把它劈开 横着的掌纹是山手线呢

圣诞节从涩谷出发回到涩谷

骑了一圈山手线回来发现腿都冰了

骑行服还是厚度不够

山手线像一颗心脏

骑车的时候还是想起追及问题

每次想到这里就很好奇

为什么小时候的事情我能记得那么清楚

山手线的铁轨不会间断

左耳听到了从轨道传来的声响

高频 电音

接着从空气中也传来了铁轨声

中频 铿锵

还有列车跟对面列车的回声 就这么来回来回来回

吭吭 康康

他们交织在一起

一个时间很短的傅里叶重奏

我可是骑了一圈

听到的傅里叶重奏

冬天的诗

我说我是好人

揶揄的比同意的多

轻蔑的比学习的多

新闻和电影大环境里没有好人

屏幕外纷纷拍手叫好

说故事拍的真好 现实真是这样

我无法接受新闻和电影里的真实

我能感受周围的

懦弱胆小欲念堕落

阳光美好简单快乐

文艺片给我看的真难受

日常中我们有的人思想 身体都在被进入卷入

但电影和新闻里遇到的远方的呼唤又该怎么办

我没遇到的问题 都被视为假问题

但我认真面对 我遇到的每一个问题

这是我对 好人的定义

固执 但是好的人

好的人也要性感

游泳就学海豚不学青蛙

我喜欢的人

我的朋友郝海龙在去澳洲之前,在社交媒体写:大不了 从头再来。最近他的林中来信也遇到一些状况,虽不常与他联系,但有力气迎面失败的人,有他。

我喜欢这样的人,可能因为直面的勇气。

在十二月的北京十二点的光景,练完舞看到银色沙沙树叶,我能感受那刻宁静。每次看见不可理论主播在练舞,会想到理论是一片小树叶,它能发展出一棵大树,于是瞭望一片森林。理论容易不朽。

我喜欢这样的人,可能因为经久不衰的生命力。

枫桥夜泊

书是帮助记忆的出租车

在传递完接力棒后

泊车回图书馆

MECE 不重不漏需要前提

前提是确定颗粒度

自然界物质之间是能够相融合的

玉养人而塑料不会

玉究竟养不养人不知道

温润种稻你心里

枫桥夜泊

心理准备

发达国家是一个合理消费同伴智慧、勤勉和辛劳的地方

平安夜去了 BlueNote 听歌儿 吃饭

镶嵌母贝的手风琴令人想起程序员的无刻印键盘

在某些地方大家鼓掌

不知所措的我似懂非懂

第二次大家又鼓掌的时候

我多了一些心理准备

今天去洗车

提前做了准备

我是说心理准备

很少在家门口让咱区工作的人帮咱洗车

手洗+底部清洁 一小时一共 6700 日元

想到在南京家门口 24次 720 元人民币的套餐

美国洗车 25+5 美元 疫情后应该涨了不少

有没有洗车指数这种名词

新年还是要洗把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