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ories / MilkShakism · 2023-11-20 3

秋天是适合开始的季节

秋天是适合开始的季节

生命是无序的消失

春天出门晒太阳暖风薰

秋天进山门爬山雾雨凉

点烟器

想象在汽车里点烟的画面。

驾驶我的车是怎么点烟的?

仪式感是新传统

我有一个好朋友每年会写圣诞贺卡

每年 12.24 的中午总能收到顺丰快递过来的圣诞贺卡

节日是拉我回现实的好朋友

她最近做手术了,下次回去看看她

节日跟她都是我的好朋友。

好坏

大多数人是什么好去接近什么

但如果随机想到了什么

定义它是最好的

去接近 再接近

这样不用选来选去

头上的月亮

刚出的太阳

好天气就要出门看看

世上本没有好坏

Mon bébé chat

学习法语服务未来

多写文章申报项目

承担职责争取时间

临安三尖

我爸有个朋友

随时都在组织徒步团

随时都在外面

在山顶要求空调热水泡澡的人

如我就是其中之一

这种过分的要求是有的

不能太冷不能饿着不能露营 不能累

理由是累了我不舒服

这种徒步包含了我:有体力、热爱自然、通过消费缓解疲劳、要去跟大众不一样的地方、要文化属性、也要安全回家

河边的错误

紫金山

孩子们在石阶铺装路上奔跑

多跑跑

长大后越野跑就会很昂贵了

导师

爸妈睡着了

我在工作

坐在高三学习的位子上

电热台板 (电热毯压在玻璃上)还很热

刚跟日本组开会

明天跟自己的学生开会

我觉得ok的事情是科研训练做完了还跟我做毕业设计

科研训练是尝试进入科研过程

毕业设计是尝试独立开展一个小小课题

研究生是在导师的指导下解决问题和发现新理论、方法和应用

导师的作用是有效批判和本真预见

能留下来的学生、不同国家厉害的PI、跟他们在一起的自己

我的路还有很长

明年搬家

为电热台板写一首小诗

无序

我追求有序,自我有序只需要7天,回家后的无序:

把抵达当成到达、接人的人迟到、踏切红灯闪烁依旧停三秒

传媒

传媒是传递不清楚表达

昨天通过思考光速为什么不变这样一个问题

丰富我惯常对世界的思考方式

多么希望我的家人清楚的理解这个世界

命门

昨夜一夜雨

梦到跟爸妈旅游或是一起出行

我在酒店碰到两位侍女 一老一少 侍奉起居

不知为何 被要挟与之欢愉

论技巧我当然熟练

待水乳交融粘液四起的时候

触碰到了对方的命门

她们变成了两只螃蟹

命门是肚子上的小盖子

我手一抖 粘液随着两只螃蟹落到水沟

我突然一脚踩死了她们

再次狠狠的踩死了不希望她们回来人样

第二天跟爸妈回程

警察突然来调查案件

我装作镇定装作与我无关

两条人命怎么回事我踩死了她们

还能感觉到湿答答黏糊糊的洞

我两只手一起在一老一少的身体里穿行

她们是螃蟹

不关我的事也不会被查询到骸骨吧

一边灰溜溜的跟爸妈上大巴

但突然后面来了警笛声响

一个大巴的人都被扣留到警局录口供

我想那么不完了吗

真相肯定骗不了人

但我不想坐牢啊

于是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无良作态

上电梯突然抖落自己的手机

慌了慌了

爸妈很快就录完口供到我了

我清空已有的认知和故事脉络

直说记得的事情

她们与我寻欢是上班时间

那普通的再普通不过的上班时间

谁能有所发觉呢

突然警察问我在日本做什么

我说已经呆了两年做科研

申请到基金可以接着做三年

这个警察笑着对另一个说

那不可能是她

有很好的前程何必坐牢

我放松了警惕

警察问我事发当时在做什么

我说好像看来许地山的散文天很冷

于是我也走出来口供室

再次启程爸爸说你抖落手机的时候

你的神情让人以为是你作案了

我吓死我一直在想着 正常人应该是怎么录口供的

是不是要多一些不耐烦

而不是毕恭毕敬小心翼翼

我觉得警察已经盯上了我

一夜秋雨

梦到醒了我都以为自己欢愉之中杀了人

除了工作以外做大梦

三十岁的时候,有两条路看天选择。

实际上,她喜欢这样的安排,她觉得人不能左右哪怕一点。

要么主生活,要么一心孤独求败。

对她来说,怎么选都是好选择。

乱诗

山手线对面的夫妇

嵌入手指的戒指

提醒年轻的身形不再

为什么不再去买一枚新的戒指

每年重新再爱一遍

尾巴

生命本是无序的小诗